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杂谈资讯

[转贴]南通百岁教师心系下一代 自办手抄报20载(转载)《纸上读我》之后,一些唤作《我》的手抄报(版面连载)(贴图)

2021-10-12 本站作者 【 字体:

  他人眼光之三
在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和平桥街道石桥头一户老平房的一角,摆放着成堆的《关心下一代园地》手抄报,成为辖区及周边孩子成长道路上最好的伙伴。老平房的主人是已经97岁高龄的南通“三·一八”惨案钱素凡烈士的遗孀、南通第二附属中学退休干部孙术,她就是这份手抄报的创建者,至今已出版336期,历经整整20年。[转贴]南通百岁教师心系下一代 自办手抄报20载(转载)《纸上读我》之后,一些唤作《我》的手抄报(版面连载)(贴图)(图1)  
  6月21日,人民网记者慕名探访孙老时,她正神情专一地听着和平桥街道“青干班”学员肖潇、田佳朗读当地出版的报纸,当读到有关南通地方特色产业转型升级时,孙老频频点头称好;当得知南通为促进教育优质均衡发展,市区义务教育学校联合办学全面启动时,孙老微微起身竖出了大拇指。 
  踏进孙老的家门,首先印入眼帘的是成堆的手抄报原稿,这是她15年的心血和成果。“这些都是我的宝贝。”孙老指着手抄报娓娓道来。据了解,在孙老担任手抄报主编的15年里,她不厌其烦地收集文稿、剪报、排版、书写、粘贴等编辑工作,这就是孙老晚年的乐趣。 
    
  “老母亲为孩子们主办手抄报已经到了狂热的痴迷程度,到今年6月份,已经办了整整20年。为活学活用,她还每天坚持看报了解国家大事和当地发展情况,以便用到手抄报里。考虑到母亲是高龄老者,腿脚和视力大不如前,多次要求她暂停参与手抄报相关事务,但母亲依然如故,坚持拿出退休工资为孩子们办报,对母亲来说,这就是老有所乐吧。”孙老71岁的儿子钱炜连连介绍。  
  濠阳社区干部江莉萍称,孙老把关心下一代健康成长当作晚年的乐趣和追求,与七八个退休老教师联合办报,专门成立采编组,定期召开编前会,坚持每月出一期,为鼓励辖区孩子们为手抄报投稿,孙老还自费购买文具作为给孩子们的奖励。近年来,孙老因眼底黄斑蜕变导致视力急剧下降,已经把办报任务委托给了社区其他志同道合的退休老人。 
  马国兴和他的民间版《白领》
    
  陈健  
  对于同为教育工作者退休的钱炜来说可谓感同身受,理解老母亲的良苦用心,他在担心母亲身体的同时,也在背后为这份手抄报默默耕耘,而当地实验小学、实验中学、南通中学等多所学校的学生在这里曾经伴随着手抄报的成长而成长,现在大多走上了工作岗位,依然对孙老念念不忘,并成为忘年交。为报答老人对孩子们付出的辛勤劳动,和平桥街道每个社区的年轻党员和干部坚持每个周六自愿为孙老读报,陪伴老人聊天。 
    
  孙术老人说:“尽管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但我们的手抄报是配合当前形势,有策划、有主题的。我的目的只有两个,为孩子们传播社会正能量,为我的晚霞添色彩。”    1993年的夏天,第一本《白领》悄悄出现在不少人的书桌上,一如当年东风吹来满眼春的特区般昂扬,时任《万科》周刊的林少洲说:“这是一本由企业白领撰写,以白领阶层为主要读者的小书。”
    5年后的1998年,第二本《白领》面世了,时任《万科》周刊的主编单小海给了白领一个“现实的理想主义”概念,当时的周刊人自己问自己:像《万科》这样的刊物,在这个时代对白领的定义和塑造中,究竟扮演了怎样的一个角色?
    2006年,面对“白领”这个不再时尚和向往的词汇,《万科》主编韦业宁却说,白领就是“舒服的趣味”,中国或许不缺知识分子,缺的却是大量“有教养的公民”,商业化和趋利避害,有时候并不是一个贬义词。
    这,也许就是《白领》仍然在继续,《万科》仍然在继续的原因之一吧。
    
  发现马国兴属偶然。天涯论坛的闲闲书话版素以风雅扬名,品书论艺、谈辞修字大有人在,算是经营得文友云集,藏龙卧虎。而某日,《万科》周刊编辑们突然发现该版上居然有个叫马国兴的,把《万科》的历史和现状说得娓娓动人,这颇令人激动而好奇,毕竟,其人并不在万科的大本营深圳,而是在遥远的,万科并未开拓市场的中原城市郑州。后来,通过其他渠道,我们不断看到了马国兴发表于网络和媒体的《万科》评论,甚至于最后,在马国兴的个人主页上,看到了马国兴自己编选版本的各个年份《白领》。
  这无法不让我们感到好奇。
  2006年8月末的一天,暑光未尽,秋意尤迟。我第一次来到郑州,在城市边上东风路和丰乐路路口的世纪联华超市门口,看到了神采奕奕的马国兴和其妻子,还有他们可爱活泼的孩子马骁。他们像所有认真生活的家庭一样,幸福而诚恳的接待了我这个贸然的访客。
  
  《万科》的十年缘分
  
  马国兴和妻子都是河南人,而他本人来自河南博爱县,两人因在郑州三联书店共事之缘而牵手,算得上书香之缘。虽然他生于1974年,今年不过32岁,但1995年自黄河科技大学毕业后,在郑州三联书店工作五年,从仓库到店面到办公室,从营业到采购到企划,也算积累了不少经验,而近六年的杂志社发行工作使得马国兴显然已经是一个老道而非常富有经验的书刊发行工作者,经手书刊无数,对《万科》的钟爱就显得更为难得。
  事实上,从来就颇爱阅读和写作的马国兴,与书相拥的十年,经手销售了不少颇有价值的好书,也经手了太多的文字垃圾进进出出。与《万科》的相识相知,不能不说是一种缘份和情意。
  1995年,曾经闻名全国的郑州商战硝烟已熄,有远见的商家开始从“价格战”的误区里抽身,转换经营思路,郑州百货大楼即是其中之一。1995年底,郑百大楼和郑州三联书店合作,开办了中原第一家商场中的书店。马国兴在其后不久加盟三联书店后,很快派到了这家分店工作。
  1996年4月18日,马国兴去郑百三联加班,无意中发现了一本《万科周刊》,便在下班后带回去看。这是1994年9月2日出版的总123期《万科周刊》,主编是第二任的林少洲。现在看来,这本杂志或许是企业内刊交流过来的,被收阅者随手放在了某处,却不经意间促成了他与《万科周刊》的相识。
  那一期的“封面专题”是有关郑州商战的,对此并无特别兴趣的马国兴却被最后一篇《万科情结》给吸引住了。文章作者是时任天津万兴公司房地产事业部高级助理的赵彤,他在文中说:“在某种程度上,求职只需勇气,而掌握以至精通某种知识则需要悟性和毅力。”刚刚走入社会的马国兴显然还处于需要建言指点的阶段,整篇文章给了他很多启发,确立了他对事业和工作进取的基本理念。至今马国兴说起来仍然念念不忘,在2004年还曾经撰文对写下金句的赵彤给予了真诚的谢意。
  从此,马国兴记住了这一本当时叫做《万科周刊》的杂志,然而再见到《万科》周刊,已是三年后的1999年,刊名已转为《万科》。万科在变化,马国兴也在变化:这三年中,他由仓库做起,到店面店长,又到采购部总监,又兼任企划部总监,从普通店员成长为书店的业务骨干。而在某一天,他忽然想起曾有启蒙意义的《万科周刊》来,却不知杂志是否还存在,便取出珍藏的总123期杂志,抄了上面的地址,寄了问候过去。
  1999年6月11日,马国兴收到了黄芳寄来的总335期《万科》周刊(6月1日出版),至此便一直阅读至今,欲罢不能。
  而一路看来,马国兴对《万科》的“企业视角,人文情怀”体会自有其道。财经与观察类的文章事关时势与头脑,以经济思维观照,深入浅出地行文,他以为这些文章当得起“每每洗脑之叹”;“人文情怀”则让他时有惊喜之叹,一些媒体不常见的作者如丁宗皓颇得他赞许。说是“《软火》、《木头的声音》都以平民视角,描摹细腻而真切的感受,读来让人心痒、舒服”。而单小海和颜雪明的文字给以他干净又纯粹的感觉。谈起历任主编,马国兴对王永飚的网名“麦田”记忆深刻,而某期“致读者”里一句话也令他终生难忘:“我们因缘得以际会并且相互敲打着成长,又因为成长漂离不同的方向”。韦业宁的《与十三妹说再见》亦是他的心水之选,缪川那篇想家的文章也让他印象深刻。“写他老爸,当他同事拍他肩膀,说他小子想家了呗,这个结尾特别有味”。
  出于对万科以及《万科》周刊的关心和自身的职业兴趣,我们还交流了很多编辑流程的问题以及如何扩大《万科》的发行影响等问题。马国兴一直兴味盎然的为《万科》思考,还提议《万科》的年度出版物细分多册出版,贺承军、王怜花和胡蓉等周刊撰稿人的名字不停的从口中浮现。我感到,他已经把《万科》周刊当成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阅读《万科》已经成为他生活中一个很重要的事件。
  
  关于《我》与《白领》的精挑细选
  
  在郑州同乐花园,马家不大却温煦的寓所里,马国兴的妻子笑吟吟的问我:“《万科》像他这样的读者多不多?”我说热心的读者倒不少,但像他这么自己身体力行对一本杂志重新自我加工的,应该算是头一位了。
  事实上,身为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的马国兴本人便是一名勤恳有力的写作者。作为一个知名文学杂志的发行主任,营商有道的同时,亦不忘充实自己的精神家园。业余翻闲书、看影碟、写随笔都是他的习惯,不少文章已收入各式文集。自1995年创办手抄报《我》,2005年十年结集为《纸上读我》,其他文章也将在今年结集出版。
  《万科》作为他最心爱的杂志之一,即使屡次搬家也不舍得丢弃,后来,为求免去负担。每到年终,马国兴便把认为精彩的文章剪裁装订、汇编成精华本,迄今已有13大册,每次成书速度都远远高于编辑部版本的精华本《白领》。难得的是,马国兴总要再买一本《白领》,两相对照阅读,自是另有一番情趣。自制的手抄报《我》和《万科》精选本一起持续多年下来,竟成了他不能舍弃的一种精神乐园。
  而那份自制的手抄报,名字就叫《我》,那些整齐的钢笔字密密麻麻地写在纸面之上,还带有精心挑选的美术图片。马国兴发行的方式是“代信寄去”,复印了若干份,寄赠亲友,刚开始会收到若干回复,后来回复就渐渐没有了,但《我》还是坚持了整整10年,也许是这个年代坚持最长久的“一个人的杂志”之一,而马版《白领》,也是别无分店的“一个人的《万科》”。
  《我》的诞生和持续成长,缘于马国兴一直以来的爱好。中学时,他便是《美术》、《新星文学报》等校园刊物的编辑,写字看书是一直保持的习惯。1995年4月临近大学毕业时,学习的压力没有了,他便想重新拾起办报的爱好。目的是对生活经历的梳理,期望自己由此得到提升,而读者定位于亲朋好友。
  1995年5月1日,《我》的创刊号正式面世。有了手抄报,马国兴渐渐疏于给亲友写信,只是在新一期报纸出来,以《我》代信寄去,如是十年。他说:“到如今,《我》来到你的手上,就好像我去了远方,重重地给你一捶:嘿,还活着吧?” 。事实上,虽然回信的朋友很少,报纸却成了了解彼此、沟通彼此的无言工具,马国兴也很满意这种淡然的状态。
  历经十年,《我》出了三十多期,马国兴一直持顺其自然的态度,有内容了才办一期,也不强求每期都是两面版,在这35期里,就有4期只是一面版,这种不赶工期却坚持作为的结果就是,《我》一直保证着适当的质量和始终的趣味,而这种手工操作的磨练,又使得马国兴对《万科》精华本的选取,装订和装帧,更为得心应手。
  在马国兴家中宽大的书架上,《万科》编辑部出版的《白领》和他自己编辑的精选本摆在最显眼的位置上,与经营了十年的《我》相比邻。这一期期的手抄报,见证着一个年轻人多年来的经历和感受,串联出马国兴这十年追求精神成长的历程,而十多本自编的《万科》精选本,则有关另一种群体和一个年轻人的共鸣。这也却是另一种青春成长罢。
  生活还在继续,《我》,《白领》,还有《万科》都是。
  
  原载《万科周刊》总第500期(2006-9-27)
    
  
阅读全文
id_1广告位-300*300
相关推荐

剧本版权注册流程是怎样的?怎么看待剧本杀这种游戏?

剧本版权注册流程是怎样的?怎么看待剧本杀这种游戏?
天眼妹近几年看到了周边不少剧本杀的店,公司团建或者和朋友聚会等场合,一般投票后最...

剧本版权登记流程及材料介绍?新写完的剧本,如何去注册版权?

剧本版权登记流程及材料介绍?新写完的剧本,如何去注册版权?
剧本是文学作品,不需要注册,创作完成就取得著作权,也就是俗称的版权。我国《著作权...

以《桃花源记》为背景写剧本杀算抄袭或者侵权吗?短视频剧本需要申请版权吗?为什么?

以《桃花源记》为背景写剧本杀算抄袭或者侵权吗?短视频剧本需要申请版权吗?为什么?
这个问题有意思,要看你借鉴多少内容了。首先肯定的是若原封不动,法律上是构成抄袭或...

怎么看待剧本杀这种游戏?剧本杀和狼人杀的区别是什么?剧本杀会完全代替狼人杀吗?

怎么看待剧本杀这种游戏?剧本杀和狼人杀的区别是什么?剧本杀会完全代替狼人杀吗?
哈喽大家好,我是旧梦,今天来和大家谈一谈剧本杀为何可以如此迅速的与曾经神游《狼人...

小学五年级的表弟每年的手抄报都让我画,我不帮全家人都说我,我有错吗?我家孩子也学会了小学英语手抄报

小学五年级的表弟每年的手抄报都让我画,我不帮全家人都说我,我有错吗?我家孩子也学会了小学英语手抄报
今天提到的话题可能会引起一拨人关于童年时期的回忆---小学英语手抄报。手抄报大家...

[转贴]南通百岁教师心系下一代 自办手抄报20载(转载)《纸上读我》之后,一些唤作《我》的手抄报(版面连载)(贴图)

[转贴]南通百岁教师心系下一代 自办手抄报20载(转载)《纸上读我》之后,一些唤作《我》的手抄报(版面连载)(贴图)
他人眼光之三在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和平桥街道石桥头一户老平房的一角,摆放着成堆的《...

听党的话做好少年手抄报大全(转载)你们的孩子在幼儿园就能办手抄报吗?

听党的话做好少年手抄报大全(转载)你们的孩子在幼儿园就能办手抄报吗?
少年则国强,少年进步则国进步,我们要听党的话,做个好少年。下面的听党的话做好少年...

浦江县壶江初中举行“心语心愿”手抄报现场比赛英语手抄报模板设计大全

浦江县壶江初中举行“心语心愿”手抄报现场比赛英语手抄报模板设计大全
 米小圈上学记手抄报模板设计图  上学期,妈妈帮我买了一套《米小圈上学记》的书,...

[教育园地]关于“手抄报”浦江县壶江初中举行学生心理健康手抄报作品展评活动

[教育园地]关于“手抄报”浦江县壶江初中举行学生心理健康手抄报作品展评活动
    3月26日,老师通过“校信通”发布周末作业,其中有一项是办手抄报,...

手抄报《我》十年合集《纸上读我》版面欣赏中(贴图)酒泉市肃州区西峰学区举行“好习惯伴我成长”手抄报展

手抄报《我》十年合集《纸上读我》版面欣赏中(贴图)酒泉市肃州区西峰学区举行“好习惯伴我成长”手抄报展
 美国心理学巨匠威廉•詹姆斯说过:“种下一个行动,收获一种行为;种下一种行为,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