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杂谈资讯

动作电影《逆行线》剧本出售新手剧本《杀》(一),请批评

2021-10-11 本站作者 【 字体:

《杀》
                        编剧:水木
电影《逆行线》剧本
  动作片具有巨大的感官冲击力。青春热血。以一双铁拳打出内心世界中的正义。本身就充满了淋漓尽致的感觉。
  1.外景·日·都城行刑台
  故事大纲
  阿芬是阿唯的恋人。阿芬因为蛇哥的诱导而沾染上了毒瘾,随后被卷入了一场毒品跟高利贷的纷争之中。阿唯在无力偿还高利贷的前提下。只能跟老鬼签下协议,帮老鬼打十场黑拳,以偿还阿芬欠下的高利贷。
  阿达是阿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得知阿唯打黑拳以后。曾经劝过阿唯报警,但是阿唯固执的认为,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阿达在生气之余,也无奈的接受了阿唯的做事方式。然后从各方面的因素上着手,给予阿唯帮助。
  另一方面,老鬼所统治的帮会内部出现了纷争,飞龙在一次毒品交易上被人出卖,然后被警方包围逮捕。老鬼怀疑帮会之中出现了内鬼,要不然这么隐秘的时候决不可能暴露。老鬼思量再三,将追查内鬼的任务交给了蝎子跟大毛。可是老鬼不知道的是。蝎子正是警方安排进来的卧底。
  蝎子这人极具城府,冷静而临危不乱,在处理内鬼的事情上。虽然老鬼一度的怀疑。可是却一直找不到证据。而蛇哥则借这次的内鬼事件。诱惑耗子出头,在帮会的会议上借机杀死老鬼上位。
  就在阿唯打黑拳的时候。阿芬的毒瘾发作。她前来找蛇哥索求毒品,蛇哥虽然给了阿芬毒品。可是蛇哥却让自己的小弟狠狠的羞辱了阿芬一场,阿芬羞愧难当。回家后。割腕自杀在阿唯的卧室里。
  青天,白日。
  气势恢宏的都城。
  当天晚上,阿唯遍体鳞伤的打拳回来。在卧室里面发现了阿芬的尸体,阿唯因为神情激动而失控,导致急火攻心而昏迷了过去。跟随阿唯一起过来的阿达见状,连忙将阿唯送入了医院治疗。
  帮会之中,蛇哥的上位引起了其他人的不满。帮会的势力逐渐的开始瓦解分散,此时蝎子将蛇哥设计杀死老鬼的证据,婉转的告知了大毛。引起了大毛跟蛇哥的火拼。
  就在老鬼所统治的这个庞然大物即将倒塌的时候。阿唯打上门复仇。以战之名。伸张自己内心之中所谓的正义。跟阿达两人。将老鬼雇佣在拳场里面的诸多格斗高手跟众小弟一一打败。最终寻找到蛇哥。两方人一触即发。
  突然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和狗的叫声。
  镜头俯视,诺大的天坛。
  此时,蝎子的身份浮出了水面。在他的引导下。特警队冲入拳场,将蛇哥,大毛等人抓捕,以及将阿唯跟阿达两人一起押上警车。
  天坛中央是高高的行刑台。
  人物小传
  阿唯(男)——27岁:自幼习武。生性耿直。跟阿芬是恋人关系。因为阿芬被人陷害而卷入地下拳场打黑拳。最终因为阿芬的死亡,而点燃了内心深处的导火索,一怒之下啥杀入老鬼的老巢。
  两兵丁拖着一女子奔向行刑台。
  正襟危坐的监刑官。
  露胸赤膊,手持大刀的四个刽子手。
  阿达(男)——29岁:拳馆教练,为人义薄云天。跟阿唯是从小到大的好兄弟,因为阿唯的事情。被卷入当地黑社会的火拼中。
  四个兵丁手牵四只饥饿的大狗。大狗叫着,左冲右突,拉得铁链子哗哗作响。
  阿芬(女)——24岁:年轻,漂亮。在夜总会陪酒。跟阿唯是恋人关系,因为受到蛇哥的陷害而吸毒。并欠下高利贷,随着毒瘾的愈来愈大,生活开始坠落。最后在一天夜里自杀离世。
  蛇哥(男)——31岁:为人阴险狡诈。好色且城府极深。是老鬼的几大部下之一。对老鬼埋积着十多年的仇恨而不行于色。最终杀死老鬼后栽赃给耗子。并将阿芬一步一步的逼上绝路。
  旁边烈火熊熊,四位太医在烧四块烙铁。
  老鬼(男)——60岁上下:当地黑社会的老大。生性多疑,贩毒。暗地里还有一地下拳场,以跟别人赌拳为乐。手下出了蛇哥等人以外。还有阿查、托尼、强森、等拳道高手。
  女人被拖上行刑台。
  女人被固定在行刑台上。
  蝎子(男)——33岁:老鬼的几大部下之一,从容睿智。不管什么事情。从来没有慌乱的时候。有种运筹帷幄的感觉。真实身份是卧底。利用帮会内部的矛盾,将帮会逐渐瓦解。间接地给阿唯制作了火拼的机会。
  大毛(男)——31岁:老鬼的几大部下之一,对老鬼忠心耿耿。是老鬼的贴身人物。与老鬼同行同往。最终跟蛇哥决裂。
  飞龙(男)——32岁:老鬼的几大部下之一,是帮会里面的第一打手。在一次毒品交易上。被特警抓获。
  女人哭喊,大骂。
  耗子(男)——35岁: 老鬼的几大部下之一,脾气暴躁,智商不是很高。被蛇哥陷害而死。
  骆驼(男)——40岁:老鬼的几大部下之一,好色且冲动,遇事不够冷静。在帮会中建树不大。
  远处城楼上影影绰绰,有人在向这边观看。
  其他人员。阿查,托尼。强森。张铮,林满江,胡大海。老板甲、乙、丙、丁、妓女。众小弟。
  
  太监宣口谕:懿德王妃,贵为皇后,本该母仪天下,但其凶悍妒忌,犯有大罪二十四条,实属不赦,但念其服侍朕一十二年,免其死罪,磔去四肢,关入豚圈,名之豚人,钦此。
  正文
  太监退去。
  泰国边境,某城。
  监刑官:时辰到,磔四肢。
  1.星空下耸立的大楼,街道上车水马龙。几辆警车呼啸而过。
  两刽子手手起刀落,双手落地,鲜血淋漓。
  女人惨叫,昏死过去。
  两个兵丁迅速前来,捡起两手,抛落台下。
  监刑官:放狗,止血。
  2.阿蛇的背影,领着两个小弟,转入一个昏暗的小巷内。
  两太医取烙铁。
  两兵丁放狗。
  3.小巷内一片脏乱差,醉汉缩在地上往外吐着消化物。
  烙铁炽热如火。
  4.阿蛇轻蔑的讥笑,边走边看着夜幕下的众生相。
  5.站街的妓女对着阿蛇拍拍自己性感的臀部,举出四个手指头。
  两只饥饿的大狗拖着铁链子疯狂地向前跑。
  烙铁烙在伤口上,发出哧哧的声音,腾起一阵青烟。
  狗叼着手跑向远处,咀嚼起来。
  6.两个小混混将一包白粉递给一个学生。
  7.一个拾荒者竖着耳朵,听着垃圾箱后面的呻吟。
  女人在惨叫,身体扭动不停。
  监刑官:磔后肢。
  刽子手手起刀落。
  监刑官:放狗,止血。
  太医取烙铁。
  兵丁放狗。
  8.垃圾箱后面的一条小道上,一对男女在疯狂的输出。
  9.阿蛇来到大铁门前,两个壮汉弯腰对阿蛇致意。并打开大铁门。
  狗在狂奔。
  火红的烙铁在飞驰。
  10.阿蛇走进大铁门,边走边点起香烟。楼道的尽头依旧站着两个壮汉。
  11.两个壮汉搜阿蛇身,随后打开卷帘门。阿蛇走入地下拳场
  女人身体在继续扭动,但是已经没有声息。
  第一场 ,夜内。地下拳场
  地下拳场,鱼龙混杂。
  阿蛇伸手拍了一下兔女郎的臀部,兔女郎端着托盘酒水,回头吃吃的一笑。
  
  阿蛇走到地下拳场的吧台前,端起一杯洋酒,饮了一口,抬头看着吧台上的挂壁电视。
  挂壁电视上拳来拳往。人声沸腾,
  2.外景·日·高高的城楼上
  电视画面是阿唯在跟一位拳击手格斗的实况直播。
  王后停止观看,转过身来。
  阿唯躲避着对手的进攻。阿芬在人群中紧张的看着。脸上露出痛苦且自责的表情。
  王后:来人。
  第二场 夜内 ktv包房
  一宫女跑上前来,跪下,说:奴婢在。
  王后:好生看守着她,别让她死了,我还想好好和她玩玩。
  (闪回)
  阿芬跟几个女郎陪酒,一群黑社会成员肆无忌弹的饮酒。
  宫女:是。
  
  3.内景·日·太医房
  太医们在给豚人上药。
  阿芬不胜酒力,蛇哥充满邪意的看了阿芬一眼。从上衣口袋掏出一支香烟递给阿芬。
  
  4.内景·日·豚圈
  新建的豚圈内铺了许多杂草。
  石槽里放了肮脏的饭菜。
  阿芬身边的姐妹小微伸手挡了蛇哥一下。
  小微:蛇哥。这样不好吧
  蛇哥的笑容渐渐凝固,冷冷的看着小微。小微心虚,慢慢的把手收了回来。蛇哥重新露出笑容。把香烟递给阿芬。阿芬迷迷糊糊的接过来。蛇哥将香烟点着。
  小微饮酒。假装呕吐的样子,然后起身跑出门口。
  第三场 夜内 洗手间
  小微匆忙的给阿唯发短信。然后将手机收起,走出。
  豚人被四个太监用木板抬来,放到草上。
  第四场 夜内 ktv包房
  
  阿芬歪到在沙发上。身体微微的抽搐着。蛇哥的手伸进了阿芬的内衣。
  小微进入房间,复杂的看了一眼阿芬,然后找了一个别的位置坐好。跟其他人饮酒。
  5.内景·日·王后寝室
  众人各种镜头,唱歌。饮酒。打电话。猥亵身边的陪酒女郎。
  这时飞龙接到电话。大声的叫喊着:什么?曹,你们这群废物。好。你们等我。
  飞龙起身,喊道:喂、阿蛇......
  蛇哥继续嗅着阿芬发间的香味,没有转身,挥手让飞龙离开。
  飞龙鄙视的一笑,带着两个打手离去。
  蛇哥用余光看着飞龙离开。讥嘲道:白痴,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
  一宫女跪在王后面前。
  然后蛇哥把头埋在阿芬的发间,使劲的深吸了一口气,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阿芬的脖子。
  王后怒气冲冲:没有猪叫什么豚圈,命人火速送两只黑色大公猪来。
  第五场 夜内 ktv过道
  飞龙走出包房。小声的嘀咕着。
  宫女:是。
  飞龙:这混蛋。早晚会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王后:仔细看好她,要是死了,我揭你的皮。
  宫女:是。
  
  6.内景·日·豚圈
  此时,阿唯跟阿达从拐角处出现。两方人擦肩而过。
  两只黑色大猪放入豚圈。
  
  7.内景·日·豚圈
  黑猪在涌嘴拱豚人。
  第六场 夜内 ktv包房
  蛇哥开始脱阿芬的衣服。阿芬抗拒着蛇哥。
  此时,阿唯推开包房的门。看到蛇哥。然后上前一把抓住蛇哥的手。
  宫女跑来赶猪。
  
  8.外景·日·飞鸭村村野
  蛇哥骂了一句脏话,起身想要动手。阿唯挥拳,一拳打在蛇哥的额头上。蛇哥昏迷。软软的坐在了沙发上。
  连绵的高山,干旱的大地。
  周围的小弟发现状况。起身叫嚣。
  阿唯拿起摔碎的酒瓶抵在蛇哥的头顶上,冷冷的看着周围的小弟
  同时。阿达也看着周围的小弟。双手握拳。嘎巴嘎巴作响。
  阿达:你们这群垃圾。乖乖的看着就好。
  枯萎的野草和庄稼。
  干涸的河床。
  两人的气场镇住了众人。阿唯将酒瓶扔在沙发上。抱起阿芬离去。
  小弟恨恨的看着三人离开。然后上前摇醒蛇哥。
  众人:蛇哥,蛇哥。
  (闪回结束)
  第七场 夜内 地下拳场。
  格斗中,阿唯被拳击手一拳打在下巴上,短暂的晕眩。
  河床上一个个挖出的大坑,坑底仅有一点湿泥。
  阿达在人群中紧张的握拳,注视着拳赛,然后厌恶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阿芬。
  不远处的阿芬黑眼圈明显,一副长期吸毒的样子。
  阿芬看着拳场中的阿唯。一手捂着嘴巴。眼泪默默的流着。
  
  第八场 日内 蛇哥办公室。
  (闪回)
  9.外景·日·飞鸭村村野
  一只破瓢插入瓦罐。
  蛇哥坐在沙发上,身后站了两个保镖。阿芬抽搐着跪在蛇哥面前,恳求蛇哥。
  混浊的水被舀出,倒到干枯的庄稼上。
  阿芬:求求你蛇哥。给我一点。我受不了了。
  农夫满头大汗,衣衫破旧。
  蛇哥:芬姐,我们是生意人。这东西是要卖钱的
  农夫的孩子抬起头来,惊恐的望着远处的天空。
  阿芬:蛇哥。我现在没钱。我求求你,你给我一点。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蛇哥邪笑。哦了一声,然后脱掉鞋子。拿脚掌放在阿芬的胸口上揉了揉。
  蛇哥:做什么都行。
  孩子伸手指向画外:爹,你看!
  农夫抬头看远处。
  
  10.外景·日·飞鸭村村野天空
  一大片云朵快速向这边移动。
  阿芬闪躲了一下。为难道:蛇哥。我。
  云朵在扩散,面积越来越大,高度越来越低。
  掺杂着一种很恐怖的声响。
  蛇哥脸色一冷,将脚收了回来:那没办法了,我们谈生意吧。
  阿芬连忙捧起蛇哥的脚。放在自己的胸口上。
  阿芬:不。蛇哥。可以的,做什么都可以。
  云朵突然散作千万只“箭”向农夫和孩子射来。
  蛇哥大笑:真是条下贱的母狗。
  蛇哥将打火机跟一小包白粉丢在前面的地毯上,阿芬连忙爬过去,将白粉打开。蛇哥看着阿芬性感的屁股。双眼泛蓝光。自己连忙解开裤腰带,也跪在地上。爬到阿芬的身后。
  农夫惊恐的叫了声:蝗虫!
  两个保镖惊讶的表情。
  刹那间,蝗虫射满两人全身。
  
  蛇哥忽然一愣。扭头对着两个保镖道。
  11.外景·日·飞鸭村村野
  蛇哥:干什么,想看免费AV啊,滚出去。
  保镖:是,蛇哥。
  地上是密密麻麻的蝗虫。
  保镖离去,阿芬哆嗦着手,将打火机放在锡纸下。点着。
  蛇哥闭着眼睛耸着鼻子,跟狗一样闻了闻阿芬的屁股,然后将脸贴了上去,轻轻的摩擦着。
  蝗虫在挤,在飞,在涌动。
  蝗虫沿树干向上爬。
  树枝上落满蝗虫。
  一组过渡镜头。
  农夫的禾苗转眼间被吃完。
  农夫和孩子用力扑打身上的蝗虫。
  阿芬衣衫凌乱的躺在地摊上。吸毒后的短暂失神。蛇哥将一张欠条放在阿芬的面前,拿起阿芬的手指。按了按印泥。然后按在欠条上。
  蛇哥看着欠条微笑,鄙视的看了一眼还在昏迷的阿芬。
  树叶在几秒钟内被吃光。
  
  (闪回结束)
  
  第九场 夜内 地下拳场
  阿唯晕眩着,本能的防守,被拳击手逼退到人群边上。然后一脚揣入人群中。人群闪开一片位置,阿唯躺着地上。模糊的看着拳击手走了过来。
  第十场 夜内 地下拳场
  新手剧本《杀》,请批评  (闪回)
  阿唯满身是血,双手被反绑着,跪在老鬼的面前。
  老鬼抽了一口雪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阿唯,你有怨言吗?
  阿唯:没有。
  老鬼:打死你对我也没有好处。这样吧,听说你功夫不错。你帮我打十场拳赛。然后我们两清怎么样。
  阿唯:我习武不是为了打拳赛的。
  老鬼大笑,然后优雅的弹了弹烟灰。
  老鬼:阿唯啊。人的一生会有很多变数。就拿阿芬来说吧。她生下来也不是出来卖的,但最后会不会走上这条路就难说了。
  阿唯仇恨的目光看着老鬼,挣扎着想要起来。大毛站在阿唯的身后,一个掌刀切在阿唯的后颈上,将阿唯打的向前趴去。动作电影《逆行线》剧本出售新手剧本《杀》(一),请批评(图1)
  (闪回结束)
  第十一场 夜内 地下拳场
  阿唯躺着地上。在这短暂的停顿空间。忽然恢复了意识,正巧拳击手赶了过来。抬脚要踢阿唯的时候。阿唯翻身一个扫腿,将拳击手鞭倒在地。然后两人贴地面格斗,一连串的猛攻。将拳击手KO。众人欢呼。(武术指导设计动作)
  第十二场 夜内 地下拳场隔间。
  隔间墙壁上挂满了格斗选手的写真。中间的一张茶几是一块平铺的液体显示器,拳场上的画面历历在上。几个大老板盯着显示器一脸的惋惜。然后不情愿的拿出支票写上金额。撕下来交给地下拳场的幕后老板——老鬼。
  老鬼抽着雪茄摆手,蝎子上前将支票接过来。
  老鬼:几位还有兴趣再赌一场吗?
  老板甲:选手是谁。
  老鬼摆手,飞龙低身附在老鬼的身前,老鬼耳语。飞龙点头会意。起身离开。
  老鬼用雪茄剪将雪茄剪开,放在口中。然后看着中间的显示器。显示器上出现选手的资料。
  老板乙看了资料以后。起身边收拾东西边道。
  老板乙:不是阿唯的比赛。我不感兴趣。
  老板丙符合道:这混蛋害我输了几百万。下次我带个泰国拳手过来。一定把他打残废了。
  老鬼抽了一口雪茄,微笑:好啊,我来给你们安排。
  第十三场 夜内 地下拳场
  阿唯被阿达扶着走出人群,几个拳场的地痞跟着 走了过来。大毛拿出一个牛皮的文件夹,文件夹中有一张合同书,
  大毛:喂,唯哥,今天又打赢了啊。
  阿唯冷冷的看着地痞。地痞将合同书抵在阿唯面前。
  大毛无所谓的笑笑:唯哥的眼神用不着这么凶神恶煞吧。我也是帮人做事情。
  合同书上签着阿唯跟地下赌场的名字,名字下面是十场比赛VS的名单。其中阿唯的名字排在甲方,乙方选手的名字写到了第七排,第八排往下还没有写出来。而前七排上,阿唯的名字按着自己的手印,乙方的选手印着大毛的手印。
  阿唯伸出大拇指。按了一下印泥。然后按在合同书上。大毛也按手印。阿达从一旁拍照取证。
  大毛:还有三场,真希望唯哥能坚持下来。
  阿达:说完了没有。
  大毛笑容一冷。斜看着阿达:你是阿达。
  阿达:是又怎样。
  大毛冷笑。无所谓的撇嘴。阿达扶着阿唯离去。
  第十四场 夜外 都市
  1.车水马龙。闹市中心。一片的霓虹灯闪烁。
  2.破旧的小区夜景。
  第十五场 夜内 阿唯住处
  简单干净的客厅,墙壁上挂满了阿唯格斗生涯获奖的写真。房间空旷处摆着一个木人桩。
  阿芬擦掉眼泪。再给阿唯擦跌打药。阿达坐在沙发上抽烟,看着两人。然后将烟头捻灭在烟灰缸里面。打破了沉默。
  阿达:你这样打下去会死掉的。
  阿唯:我没得选择。贼船易上难下,更何况已经走出去了那么远。
  阿达:你就没有想过通过警方解决吗。
  阿唯:我自己的事情。不想麻烦别人。
  阿达:你是不是被打得傻掉了,他们是黑社会,恐怖分子啊。
  阿唯:黑社会,也会讲道义吧。
  阿达:我曹
  阿达气的将头扭向一边,然后又转回来,无法理解的看着阿唯。然后神情一松。叹气。
  阿达语重心长的道:阿唯。如果不是朋友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你在打黑拳。这种事情你连我都瞒着。你有没有把我当兄弟。
  阿唯:我......
  阿达打断阿唯的话,道:我不要听你解释。你在心里要有个数,老鬼的手下还有五大王牌。都是曾经轰动一时的拳王。随便那一个出手,都能把你打出翔来。
  阿唯:这个我不管。我再胜三场就好了。
  阿达冷笑:你开什么玩笑,再胜三场,坦白跟你说,前七场那是送给你赢得,等外围的赌注屯够了足够的筹码,你觉得你还能赢吗?
  阿唯:能!
  阿达被噎得一愣,骂道:玛德。被你气死了。
  阿达起身离去。然后站在门口,头也不回的道。
  阿达:明天来拳馆找我。
  阿达闪出门口。阿唯眼圈微微发红。
  第十六场 夜内 徐记面馆
  徐记面馆全景,蛇哥从拐角处走来。
  面馆内,三三两两的人在吃饭。此时蛇哥带着四五个地痞流氓走了进来。一位青年正在吃面。蛇哥一把将青年的头按在面里。
  蛇哥:吃完赶快滚蛋。单不用买了。
  几个地痞流氓开始叫嚣,客人惊吓的离开现场,此时女老板(50岁左右)跟伙计等人走了出来。
  蛇哥点着香烟:大妈,生意不错嘛,
  女老板:蛇哥,你看我这生意也不好。能不能宽松几天。
  蛇哥:宽松几天是要收利息的,我现在逼着你要钱是为了你好。
  女老板:蛇哥。我现在真的没钱,昨天买食材的原料都是借的。
  蛇哥瞪眼:你明知道我今天要来收账,你还买食材。
  女老板:我要做生意啊。
  蛇哥:但你的生意妨碍了我的生意啊。
  女老板沉默。蛇哥看着他们,将烟灰弹在一碗面汤里。然后坐在就近的椅子上。
  蛇哥:要不这样吧。我借给你一点钱。你先把供上了。
  女老板连忙摇手:不用了蛇哥,不用了蛇哥。
  蛇哥瞪眼:不用?我找你要保护费。你说没有。我借给你钱。你还不要。你是不是在耍我。
  女老板眼圈泛红,嘤嘤的抽搐了起来。
  女老板:高利贷我们还不起的。
  蛇哥:那总有个解决方案吧,一句没钱是打发不了我们的。、
  女老板:可我手头真的没钱。
  蛇哥:大妈,你没钱那就不好办了。我让兄弟们强奸你一顿吧。你一点姿色都没有。打你一顿吧。我们也不想欺负老年人。砸店又太暴力,我怕吓到你啊。
  女老板噗通一下跪了下来。
  女老板:蛇哥,请你高抬贵手。钱我一定会想办法给你的。
  蛇哥冷笑:呵,这个办法你要想多久。
  女老板:五天,在宽限我五天就好。
  蛇哥:好。别说我不讲情面。我就给你五天时间。我们走。
  蛇哥将烟头按在面汤里。起身离去。女老板在后面道谢。
  第十七场 夜内 阿唯卧室
  阿唯跟阿芬躺在床上,阿唯已经熟睡,阿芬侧着身子。看着阿唯的侧脸,默默地流泪。
  第十八场 夜外 小巷
  小巷。几位青年在小巷里面抽着烟唠嗑。此时阿达走了进来。几位青年将烟头丢在地上。拦住了阿达的去路。阿达侧头。身后也围上了几个青年。前面的一个领头不怀好意的看着阿达。嘚嘚瑟瑟的走了过来。
  领头青年:阿达,毛哥说你最近很拽。
  阿达:那又怎么样
  领头青年:不怎么样喽。把你打得不拽了不就好了嘛。
  阿达:就凭你们这几只土鸡瓦狗。
  领头青年:我曹。你果然很拽,干他。
  一组打斗镜头,阿达获胜。(武术指导设计动作)
  领头青年倒在地上。阿达拎起领头青年的衣领。将拳头放在领头青年的面前,说道。
  阿达:你觉得我拽不拽
  领头青年连忙点头:拽。拽。达哥最拽了。
  阿达:我拽,那是因为我拳头够硬。
  阿达一拳挥出,领头青年昏迷。阿达起身,弹弹身上的灰尘。离去。
  第十九场 清晨 小区外景
  旭日东升,小区空镜。
  第二十场 日内 阿唯住处
  阿唯再打木人桩,阿芬将早餐摆在桌子上,然后坐下,静静的 看着阿唯。阿唯打了一会,拿毛巾擦了一下汗水,然后转身来到早餐卓前。阿芬将筷子放在阿唯的手上,两人吃饭。
  第二十一场 日外 菜市场。
  熙熙攘攘的菜市场,人们各自的忙碌着。阿唯从远处走来。华叔在分解鸡肉。看到阿唯走过来以后。打了个招呼。
  华叔:阿唯,买菜啊。
  阿唯:不是的华叔,我去拳馆。
  华叔:噢。
  一边正在杀鱼的强哥看到阿唯。连忙起身。
  强哥:阿唯,最近不着急吧。不着急的话。那个钱我下周还你怎么样。
  阿唯微笑:你先拿着用吧。
  强哥拿起手里的鱼递给阿唯:来,阿唯,送你了。算是利息。
  阿唯摆手:下回吧。下回再说。
  第二十二场 日内 阿唯住处洗手间
  阿芬正在收拾房间。忽然毒瘾发作。阿芬挣扎着控制着自己。最终没有控制住。快步走入洗手间,在马桶后面拿出一支注射器。慢慢的注射进自己的小臂。然后露出满足、迷茫、失神的表情,目无所定的看着前面的墙壁,眼角有眼泪划过。
  第二十三场 日内 帮会据点(地下仓库)
  一群黑社会成员围坐在一张会议桌前。他们分别是阿蛇。飞龙。骆驼。耗子,蝎子。大毛等人。
  老鬼坐在首席的位置上抽着雪茄。
  老鬼:飞龙,这批货是要转销内陆的,你可不要有闪失。
  飞龙微笑:货在人在。人不在,货也会在。
  老鬼满意的点头,往后摆手,蝎子拿出一个运钞箱,打开向飞龙展示了一下,然后合起,放在桌子上,推给飞龙。飞龙一把按住滑过来的运钞箱,抬眼看了一眼蝎子。蝎子微笑未语。
  老鬼:为了安全起见,我今晚把强森跟托尼给你,你不要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啊。
  飞龙:放心吧干爹,我办事您也知道。
  阿蛇闻言,不肖的冷笑了一下,将香烟点上。
  这时,老鬼转头看向阿蛇,道:阿蛇,最近后巷那一片的保护费是你在收吧。
  阿蛇:是啊干爹。怎么了。
  老鬼皱眉:怎么了?你收的人家店铺都开不下去了。你说怎么了。
  阿蛇吐了一口烟雾:开不下去就关门喽。
  老鬼:关门了还能赚钱吗,不赚钱你吃屎啊。
  阿蛇辩解:干爹,我堂口还有几十号兄弟等着吃饭呢,我要是下手不狠,他们吃屎都吃不饱。
  老鬼:玛德,我说的话都不听了是吗?
  阿蛇无奈的样子:好,好。干爹,下个月我给他们减半。
  老鬼将雪茄按灭在烟灰缸里面,站起身来。
  老鬼:散会。
  人员起身。陆陆续续的往外走去,老鬼看着阿蛇吊儿郎当的背影,一脸的阴沉。
  蝎子起身,他看了看老鬼的目光,以及阿蛇的背影。往前走了一步。
  蝎子询问的语气问道:干爹?
  老鬼伸出两个手指头,蝎子会意,递上来一只雪茄。剪开后交给老鬼,老鬼拿在手中。恨恨的道。
  老鬼:要不是年轻的时候,我搞过他妈,我早废了他了。
  蝎子将打火机点燃,递到老鬼的面前。
  老鬼:下周的拳赛,你安排一下。
  蝎子:嗯。
  第二十四场 日外 截拳道馆
  阿唯走入道馆。拳馆中间坐着三位伤残的青年人。分别是张铮,林满江,跟胡大海。
  阿达站在他们三人的身侧,看到阿唯进来以后,点头向阿唯示意。
  阿达:阿唯,这三位曾经都是老鬼的拳手,自从老鬼有了阿查等人以后,他们被打残淘汰了下来。你过来认识一下,这位是洪拳张铮。这位是......
  胡大海摆手,制止了阿达的话,然后举着单拐站起身来,说道。
  胡大海:别说客套话了。开始吧。
  阿唯抱拳,胡大海瘸着左腿,往前走了两步。
  胡大海:阿查擅长泰拳,出拳刁钻。凌厉。
  (闪回)
  地下拳场,胡大海跟阿查格斗。被各种的肘击,膝击,鞭腿打得节节败退。最终被阿查打折了左腿。(武术指导设计)
  (闪回结束)
  胡大海:自从败北以后,我翻阅了很多前辈的武学手札,想要克制泰拳并不难,泰拳你见过吧。
  阿唯:见过。
  (胡大海跟阿唯交流武术。阿唯摆出泰拳的格斗姿势,胡大海破解。阿唯出肘击的时候,胡大海出拳都击在阿唯的后胳臂上。而阿唯出膝击的时候。胡大海出拳都击在阿唯的大腿上。)
  胡大海: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泰拳的肘击跟膝击,只要让对手近不得身,便无计可施。剩下的鞭腿跟踢技。无外乎那么几种,你只要够快就好,天下武学,唯快不破。
  第二十五场 日内 夜总会。
  白天的夜总会没有生意,几个混子坐在大厅上打牌。蛇哥走进了看到后。气不打一处来。上前就把扑克牌划拉了一地。
  阿蛇:你们这群废物,还有闲心玩牌。你们
阅读全文
id_1广告位-300*300
相关推荐

剧本版权注册流程是怎样的?怎么看待剧本杀这种游戏?

剧本版权注册流程是怎样的?怎么看待剧本杀这种游戏?
天眼妹近几年看到了周边不少剧本杀的店,公司团建或者和朋友聚会等场合,一般投票后最...

剧本版权登记流程及材料介绍?新写完的剧本,如何去注册版权?

剧本版权登记流程及材料介绍?新写完的剧本,如何去注册版权?
剧本是文学作品,不需要注册,创作完成就取得著作权,也就是俗称的版权。我国《著作权...

以《桃花源记》为背景写剧本杀算抄袭或者侵权吗?短视频剧本需要申请版权吗?为什么?

以《桃花源记》为背景写剧本杀算抄袭或者侵权吗?短视频剧本需要申请版权吗?为什么?
这个问题有意思,要看你借鉴多少内容了。首先肯定的是若原封不动,法律上是构成抄袭或...

怎么看待剧本杀这种游戏?剧本杀和狼人杀的区别是什么?剧本杀会完全代替狼人杀吗?

怎么看待剧本杀这种游戏?剧本杀和狼人杀的区别是什么?剧本杀会完全代替狼人杀吗?
哈喽大家好,我是旧梦,今天来和大家谈一谈剧本杀为何可以如此迅速的与曾经神游《狼人...

小学五年级的表弟每年的手抄报都让我画,我不帮全家人都说我,我有错吗?我家孩子也学会了小学英语手抄报

小学五年级的表弟每年的手抄报都让我画,我不帮全家人都说我,我有错吗?我家孩子也学会了小学英语手抄报
今天提到的话题可能会引起一拨人关于童年时期的回忆---小学英语手抄报。手抄报大家...

[转贴]南通百岁教师心系下一代 自办手抄报20载(转载)《纸上读我》之后,一些唤作《我》的手抄报(版面连载)(贴图)

[转贴]南通百岁教师心系下一代 自办手抄报20载(转载)《纸上读我》之后,一些唤作《我》的手抄报(版面连载)(贴图)
他人眼光之三在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和平桥街道石桥头一户老平房的一角,摆放着成堆的《...

听党的话做好少年手抄报大全(转载)你们的孩子在幼儿园就能办手抄报吗?

听党的话做好少年手抄报大全(转载)你们的孩子在幼儿园就能办手抄报吗?
少年则国强,少年进步则国进步,我们要听党的话,做个好少年。下面的听党的话做好少年...

浦江县壶江初中举行“心语心愿”手抄报现场比赛英语手抄报模板设计大全

浦江县壶江初中举行“心语心愿”手抄报现场比赛英语手抄报模板设计大全
 米小圈上学记手抄报模板设计图  上学期,妈妈帮我买了一套《米小圈上学记》的书,...

[教育园地]关于“手抄报”浦江县壶江初中举行学生心理健康手抄报作品展评活动

[教育园地]关于“手抄报”浦江县壶江初中举行学生心理健康手抄报作品展评活动
    3月26日,老师通过“校信通”发布周末作业,其中有一项是办手抄报,...

手抄报《我》十年合集《纸上读我》版面欣赏中(贴图)酒泉市肃州区西峰学区举行“好习惯伴我成长”手抄报展

手抄报《我》十年合集《纸上读我》版面欣赏中(贴图)酒泉市肃州区西峰学区举行“好习惯伴我成长”手抄报展
 美国心理学巨匠威廉•詹姆斯说过:“种下一个行动,收获一种行为;种下一种行为,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