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网站购买

《幻觉》(长篇爱情小说,一个女孩子从乡村到北京的身心灵成长故事)为什么现在不在报道禽流感最新消息,到底是怎么了?我怎么看都5天前,报道真实性到底有木有

2021-10-10 本站作者 【 字体:

第三章 初恋复燃
  
  初吻
  
  写到这里,我不得不接着讲我的初恋。
因为北京最近的确诊病例发生在4月15日,疫情研判,H7N9病毒受到天气逐渐转热影响,案例增加幅度稍为趋缓,现在就怕万一天气再有变化,H7N9疫情会回头。

中国大陆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1日通报,从4月24日16时至5月1日16时,大陆总共新增人感染H7N9禽流感确诊病例19例。

新华社1日深夜报导,大陆共有确诊病例127例,其中死亡26人,康复26人。

新增确诊病例中,江蘇省3例,浙江省4例,福建省3例,江西省5例,山东省1例,河南省1例,湖南省2例。

病例分布於北京(1例)、上海(33例,死亡13例)、江蘇(27例,死亡6例)、浙江(46例,死亡6例)、安徽(4例,死亡1例)、福建(3例)、江西(5例)、山东(2例)、河南(4例)、湖南(2例),共计10个省市。2013/5/2  大学时光,我偶尔也会想起宋文音。每次回家,我都打探他的消息,知道他已经谈了几次恋爱了。其中,也跟张娟谈过,但是后来又吹了。
  研究生考试考完了,大四的寒假到了,春节到了。
  初二晚上,宋文音来我家找我玩。晚上,他约我出去散步。我俩在我家屋后的那条小路上漫步。
  突然,我有一种冲动,想要告诉他一直都觉得对不起他。我也不知道那时候为什么要说。也许是因为我就要毕业了,无论是读研还是参加工作,我都会离他更远了,就更没机会了。也许一直对他有一种愧疚,想要告诉他,想要他亲口对我说他已经原谅我。
  于是,我说了。瞬间,他震动了。我没有看他的表情,但是我知道。他叹了一口气。他说,他以为我们之间早已经不可能了。他觉得,已经配不上我了。
  他牵起了我的手,这是他第一次牵我的手。
  那个夜晚,回到家,我的心里乐得开了花。我感觉自己像要飞了起来。我赶紧洗漱完,钻到被窝里一个人偷偷地笑,偷偷地开心,偷偷地激动。很晚很晚才睡着。
  初三的晚上,宋文音和我牵着手来到村子小河后面的沙子路上。星星很少,月影温柔地撒满一地。
  在河边,宋文音轻轻地捧起我的脸,吻了一下我的唇,温柔的,认真的。
  我轻轻地闭上眼。那是我们的初吻。我的心里,有一点点甜蜜。心想,接吻就是这样呀。
  他给我整整羽绒服的帽子,“知道你开学后我最担心的是什么吗?”并让我猜三次。我都没有猜对。
   “我最担心你开学后想我。我忘不了你。”他的语气在瞬间低了下去。
  走啊走,走得好远,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只感觉到手指间的幸福。
  快走到另一个村子了,我让他蹲下。他长得太高了,我够不到他。我亲了一下他的额头,甜甜的,羞羞的。
  宋文音送我到家门口。我看着他挺拔的背影消失在夜色里,心里充满了甜蜜。
  我钻进被窝里,悄悄地亲自己的手背,“波波”地亲出了响声。
  我把被子圈在脖子下,蜷缩起身体,对着空气抿起甜美的嘴角,进入了梦乡。
  初四的晚上,宋文音依然和我在黑夜笼罩的安静的村子里夜游。我们牵手
  走过一条条的小胡同的时候。他说,他已经无法自拔。我的心里甜蜜蜜的。走进一个宽阔的场院,我把头埋进他的衣服里,他的衣服里喷了香水,香香的。我掂起脚,索取他的吻。我开始迷恋他的吻。
  初五的晚上,我们又到我家屋后的小路上散步。漆黑的夜晚,在路旁的沟边,有很多茂密高大的树木。我倚在一棵大树上,宋文音吻我。这时,有一辆大卡车从身后驶来,雪白刺眼的强光直射而来。可是,我毫不顾忌,不顾忌是否是认识的人。我沉醉在宋文音的吻里。宋文音的舌如同一条灵活的小蛇,吻得我心旌荡漾,沉醉在他的怀抱里。
  我们来到田野里的一条小路上。深冬的土地里,依然有庄稼的清香。大地上是茫茫白雪,很美,踩上去,咯吱咯吱响,清脆一如我的心情。微弱的月光,照在我们的身上。宋文音抱着我。我要他抱我到那棵大树的距离处。“累死我了。”修长、挺拔的宋文音故意弯着腰气喘吁吁地大笑。我在他的怀里,笑得好开心。
  初六的晚上,我来到宋文音家玩。宋文音教我弹吉他。他的修长的、骨节俊美的手指,握着我的短小的手指,像握着一个软软的小馒头。他的低垂的长睫毛,忽闪忽闪的,像一对蝴蝶,真好看。
  奶奶家的房子,是宋文音家的老屋。要开学了,我再次去看奶奶。坐在奶奶家的炕上,我试图寻找宋文音小时候成长的痕迹。斑驳的墙壁上,还残留着一些没有完全揭掉的奖状的痕迹,那应该是宋文音小学时发的吧。
  奶奶家的院子里,种着很多葡萄藤。深冬,葡萄藤都干缩了。但是,我好像看到,盛夏时,那一架架饱满的、紫红色的、大颗的葡萄在阳光下闪光,连同葡萄上面的霜。宋文音,肯定很多次地在葡萄藤下玩耍过吧。
  
  
  甜蜜的隔城之恋
  
  我开学了。
  宋文音写信给我。他喜欢在信里,给我抄歌词。以歌词,表达他的爱意。
  每次收到宋文音的信,我都一个人快速地冲下宿舍楼,跑到小树林里,小心翼翼地撕开洁白信封的边缘,甜蜜地看,看了一遍又一遍。那个小树林,是学校里的情侣林。成双成对的情侣,经常在那里约会。但是,我并没有觉得孤单。宋文音,在我的心里。
  考完研了,我可以自由自在地看自己喜欢看的书了。我常常去图书馆看书。去图书馆的路上,有一个电话亭。我常常快乐地跑过去,给宋文音的BP机留言,说我想他之类。那些天的阳光,似乎都格外明亮。
  宋文音看到我的留言,有空的时候,就会给我回电话。
  早春二月,空气里有一些清凉。我踩着脚下的雪,轻柔地对电话里的宋文音说,我脚下的雪都化了。
  宋文音温柔地说:“被你吻化了吧。”
  我笑了。
  我故意说扭到脚了。他很紧张,“怎么回事?不要紧吧?”
  哈哈,我就是要他紧张我。
  宋文音温存地说:“Baby,Kiss?”然后,他隔着电话线“波波”地亲我。我的全身,如同通了电流一般。
  三月份,我接到宋文音所在的W城的市属电视台的笔试通知。我去了。我想着,如果考不上研,就去他所在的城市工作。
  宋文音到车站接我,甜蜜地揽着我,到了他的宿舍。
  他去上班了。我在他的宿舍用冰冷的水给他洗衬衣。第一次给男生洗衬衣,不知道该怎么洗。我看到旁边有一个小刷子,就用它刷了刷衬衣的领子。宋文音回来后,笑我,说知道我是要表现给他看,但是说我错了,不能用刷子刷。
  为了让宋文音喜欢,我一个人臭美地跑到他宿舍楼下的理发馆,把眉毛修了修。给我修眉毛的小姑娘,一个劲地夸我有气质。
  为了让宋文音高兴,我买了一束洁白的百合,到他的单位门口找他。我把百合故意藏在身后,要给他惊喜。宋文音看到了我,在办公室里隔着玻璃,眨着眼睛对我笑。
  下班后,宋文音借同事的摩托车,载我去吃当地的小吃。
  宋文音,用摩托车载着我。我趴在他的后背上,抱着他的腰,耳边呼呼生风,飞扬起我的长发和快乐。他的腰,肌肉很结实,又平整,手感好极了。
  宋文音和我来到一家商场,为我挑选面试穿的衣服等。
  我没有多少钱,看中了一套深绿色的套装。宋文音说,不好看,像中年妇女的衣服。他帮我选了灰黑色的,散落着一些精致的小白点。
  商场里的皮鞋都好贵。宋文音,在一个装鞋子的流动车里,替我选了一双黑色的粗高根皮鞋,大方地说送给我。我接受了,心里有些高兴。
  往回走的路上,已是夜晚。有段上坡路,我给宋文音推车。半路上,宋文音突然抱起我。我笑着大叫。远处,有一些黑乎乎的像土堆一样的黑影,还有一些耸立着的树一样的黑影。要是在平时,我一个人走这样的夜路,肯定害怕,我会把那些黑影想象成可怖的人影。但是,有宋文音在我身边,我一点儿也不怕。
  回到他的宿舍。他一下子抱起我,放到甚至可以说是扔到床上。我的心里,很是甜蜜又刺激。
  宋文音给我洗头发。温热的水,舒服地流淌过我的发缝,发稍。我能感觉得到,宋文音指尖的温柔。
  洗完头发,我坐在苏子文的床上,用毛巾擦头发。他低着头,弹吉他。其中有一首是,郑钧的《灰姑娘》。宋文音说,我是他的灰姑娘。
  晚上,我们躺在一起睡。但是都老老实实的。顶多,宋文音吻吻我的嘴。
  第二天,宋文音领我到电影院看电影。我们坐在最后一排。电影演的是《晚娘》。不知他是否故意带我来看这种色情片。影片的质量很差,我也不想看。我躲在他的怀里,吃着东西,喝着水,索取他的吻。
  
  
  分手信
  
  宋文音,用自行车载我去理发店理发。我理了一个清爽的发型。
  然后,去电视台笔试。笔试的题目是《我看电视媒体》。开卷考试。
  宋文音一个人坐在一旁,呆呆的,木木的,玩着手指甲。那一刻,我突然感到了我们之间的差距。我想,他根本帮不上我什么。我的心里,有淡淡的失落。
  我用考场上的公用电话打给苏流君。打到苏流君的宿舍。苏流君在。他淡淡地、冷静地跟我讲了很多。
  在这种需要帮助的时刻,我想起的,总是苏流君。
  笔试完了,我得回学校上课了。宋文音送我上长途汽车。汽车开动了,看着阳光下他依然帅气的身影,我的心里,淡淡的。
  三月份中旬,我的考研成绩出来了。我知道,被录取应该没有问题。我再次感觉到了,我和宋文音之间的巨大差距。
  接着,全班同学外出教育实习。我是团支书,但是分配教育实习的小组,我没有参与。《幻觉》(长篇爱情小说,一个女孩子从乡村到北京的身心灵成长故事)为什么现在不在报道禽流感最新消息,到底是怎么了?我怎么看都5天前,报道真实性到底有木有(图1)我被宋文音弄得无精打采的。当时,我应该还是希望能和苏流君分到一个组的。可是,到底也没有。
  因为我知道自己能够考上研了。所以,教育实习也不用心。
  同小组的人,一起要求外出去海边玩,我不想去,一个人呆在宿舍难受,琢磨着怎么给宋文音写分手信。也因此,得罪了同组的几个男生。我毕业前的评选,只得了七票,大概也与这有关系。
  我跟宋文音口头提出了分手。宋文音很伤心。他告诉我,我们相恋的日子,是45天。而我,完全没有算过这个。可是,到了今天,我可以体会他了,他是真的喜欢我。而我,只有对苏流君,才总是这样记忆,记得我爱上他的日子,记得我们的爱开始的日子,记得我们相爱了多少天。我,是真的爱苏流君。
  我约宋文音到我读书的城市来玩一次。给彼此留下一个最后的美好的回忆。
  宋文音来了。
  从海边的石阶上往下走的时候,我一步一步小心地走。宋文音只顾着快点儿跑下去,好捉海里的螃蟹玩,也不搀着我点儿。我的心里,漠漠的。
  我和宋文音走在大海边。他拥我在怀里,边走边高喊:“I love you!”我们都有一种青春少年的激情和快乐。
  在海边,他用一块石子画了两颗相交的心,里面分别写上了他和我的名字。
  在海边的岩石上,他抱着我,我在他的怀里静静地依偎着,倾听海风拍打海浪的声音。
  为了他要来,我特地买了一件白衬衣,一条浅蓝色牛仔裤,一双白色的皮鞋,一顶粉红色的遮阳帽。我们在海边,合了很多影。那些照片,很美。
  在小树林,我们也合了影。高大帅气、玉树临风的他,静默地揽着我。长发批肩的我,明净的脸,恬静地笑着。
  在海滩上,宋文音买了一朵玫瑰花送给我。
  我拿到宿舍,插到矿泉水瓶子里。同宿舍的女生齐呼。孙灵芝的高分贝的嗓门响起来:“嚯,离人为我们宿舍挣来了第一朵玫瑰花,打破了自己大学期间不谈恋爱的预言呦。”
  宋文音站在六楼宿舍楼下等我。
  宋文音戴着墨镜随意地一站就成了一个很酷、很诱惑的姿势。
  姐妹们齐刷刷地拥到窗前往下探看,七嘴八舌起来,“好帅啊!”“哪个大学的?什么专业?”
  我心虚地撒了慌,“S大。金融专业。”
  其实,宋文音只是中专毕业。可是,我的虚荣心作祟。
  不过,宋文音正在准备自考。就是S大金融专业。
  我因之,减轻了一点儿撒谎的负罪感。我这样安慰着自己。
  我拉着宋文音的手,在校园里欢快地跑。带他去新开的食堂,带他四处观看我读了四年书的这个不大但是美丽的大学校园。
  我有种奇怪的心理,希望苏流君看到这时的我,和宋文音牵着手的幸福的我。
  可是,到底也没有碰上苏流君,我的心里竟然生出一些失落。
  
  我给宋文音在校外租了房子。
  宋文音让我回宿舍睡,说怕对我的影响不好。我坚持,要和他睡在一起。
  夜里,他给我褪掉上衣,吻我的脖子,我的锁骨,我的乳房。
  可是,我一点儿兴奋的感觉也没有。
  他笑着骂我,是石女,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我坚持,只让他吻到肚脐眼的位置。再往下,我死死地围着被子。他也不再
  坚持。
  只是,夜里,他好几次起身,说要去上厕所。
  很长时间以来,我都不明白,他怎么一夜要去那么多次厕所。后来,我懂得了男女之事,才明白,他许是手淫去了吧。年少的我们,都矜持着,我不懂,他不说。
  我付了房租。给宋文音买了两本乐谱。把这两天我们拍的所有的照片都冲洗了一份给他,厚厚的一大本。
  宋文音回到了W城,继续做单位的会计工作。
  四月,校园里的樱花开了。粉红色的樱花,一簇簇的,美丽地绽放在树梢。可是,我的心情却像樱花衰败的季节。我给宋文音写了一封分手信:
  
  文音:
   好多天了,我一直在犹豫、在迷茫,该如何给你写这 。
  我一直记得,小时候,你曾说过,不管我到了哪里,你都会追随。
  我很欣赏你潇洒的个性和为音乐而执着的精神。
  你说过,你梦想着成为一名DJ。我相信,只要努力,你会实现自己的梦想的。
  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我相信了它的刻骨铭心!
  文音,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的!……
  你告诉我,把我们的合影夹在了书里做书签,我很感动。
  我不希望你刚刚激起的上进心因为我的离开而失去。希望,你能坚持自考成功,为自己的未来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
  
  离人
  于樱花开放的季节
  
  宋文音很快给我回了信。
  
  My dear:
   看完你的信,我的双手直颤抖。
   “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内心。
   行,我尊重你的选择。既然我爱你,就要让你幸福。如果你认为离开我会幸福,那么我让你走。
   这根头发,是我在收拾床的时候发现的。是你的,现在我把它寄给你。
  
   文音
  
  信末,宋文音附了一首歌词,《与往事干杯》。
  我捡起信里夹的那根头发。它在阳光下闪着灼目的光,刺伤了我的眼,我的心。
  
  
  第四章 难以命名的记忆
  
  初夜
  
  去北京参加研究生复试还需要一笔钱:路费、买身好点儿的衣服,做做头发、住宿费等。而我此时已经没有钱了。弟弟今年刚好考上了大学,爸爸需要给弟弟准备一大笔学费,不能再给我寄钱了。
  怎么办呢?
  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我想到了蒙蒙。
  蒙蒙躺在床上悠闲地听王杰的磁带。我爬到床上,轻轻用手指捅捅她的肩膀,“蒙蒙……”
  “嗯?……”蒙蒙摘下耳塞。
  “能借给我一点儿钱吗?”我有些不好意思。
  “多少?”明明笑眯眯地看着我。她就是这点儿最可爱。
  “五百吧。”
  “行。”
  明明飞快地下床,出了宿舍。
  半小时后,蒙蒙跑回了宿舍。她的额头,有细密的汗珠。
  “给,一千。我自己只有三百了,刚才去跟两个老乡借了七百。多带点儿,备用。”明明的呼吸还有些没有顺匀,她刚才肯定是跑着出去的。
  “谢谢你,蒙蒙。”我很感动。
  蒙蒙只是笑。
  复试完了。我顺利地考取了B大的现当代文学专业的研究生。我感到欣慰。
  还有一个月,就要大学毕业了。
  五月的校园,盛开了很多不知名的花朵,很美。
  我请了学校摄影店的摄影师,给我在校园里拍几张照片,做为最后的留念。我选择了学校书店后面的那条路,那条路旁边就是镜湖,那里有关于苏流君的回忆,关于王蒙蒙的回忆,有关于我的青春的回忆。
  正在我打算拍照的时候,苏流君从学校门口进来了,从这条路上经过。我一下子抱住了他,笑嘻嘻地请摄影师为我们合一张影。我环着苏流君的腰,他好瘦。我紧紧地环着他,他也紧紧地拥抱着我,两个人的头亲密般地靠在一起。
  就是那一时的冲动,我抱住了他。事后很久,我一直在问自己,我当时怎么会有这样的冲动呢?也许,因为,我最后真的把他当作了哥哥了,才会有那样欢快的心情。而且,当时的我,感情上的疼痛已经转移到了与宋文音之间。
  照片洗了两张,我给了苏流君一张。我笑得很自然,苏流君笑得有些局促的样子。
  
  我请苏流君吃饭,感谢他一直以来为我做的。
  在一个小饭馆里,包间,有帘子。
  我和苏流君面对面坐着。我有些局促。
  苏流君轻轻说:“过来。”
  我坐在他的腿上,他的手臂拥我在怀里。我靠在他的肩上哭泣。
  “好孩子,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一些。”
  五月末的空气里,有些闷热。我穿着一身米色连衣裙。
  苏流君轻轻地拉开我腰间的裙链,轻声说:“这样会凉快一些。”
  我停止了哭泣,看着他的眼睛,“你好瘦。”
  他低声说:“我永远都不会胖,因为我很忧伤。”
  
  毕业前全班同学的最后一次聚餐。很多女生围着他说话,喝酒,他在笑,笑容很虚弱。像往常一样,在这种人多的场合,我永远都不可能靠近他。
  我在跟几个女生一起K歌,《多情人都把眼泪给了谁》。
  突然,我不知道哪里来了一股力量,我一定要问问苏流君为什么不爱我。
  我不管,周围有多少人,他们或者在狂欢,或者也许会注意到我。我也不管,他们会怎样想。我对苏流君说:“苏流君,你跟我出来一下。”
  苏流君随我下了酒店的楼梯。
  在一个墙角处。
  “你为什么不爱我呢?”我压抑着声音问苏流君。
  “我给你跪下吧。”他跪在了我的面前。他流泪了,无法抑制地,悲伤地。
  “你起来,你起来……”我哭着扶他。
  他开始吻我,狂乱地吻。
  我哭着抗拒,“你凭什么吻我?你又不爱我。”
  他吻我,抱着我,我在他怀里哭泣。
  我们躺在草地上。他托我在胸前,我双手垫在他身下。
  他仰面朝天,声线轻柔地说,“你真好,你怕我凉。”
  他的声音飘散在空旷的夜里,“我知道,你一直都在保护我。”
  我的内心深处涌过一阵暖流,是感动。
  
  夜已经很深了。我们来到一个小旅馆。
  我贴在墙角,不肯往里走,声音又变得压抑,“你会不会认为我不自重?”
  “让我死在你怀里吧。”
  我们裸体相拥。他拥我在怀抱里,与我交颈。我的心里,痛苦、麻木、迷茫。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乳房,温柔地在我的耳边低语:“为什么它们这
  么大,而不下坠?”
  我微微地侧过头,轻轻地说,“我怎么知道。”
  我的身体,第一次裸呈在男人的眼前,我有些羞耻。我看到了,他的脚,他的腿,他的男人的神秘的身体……
  我们躺下了。我平躺着,他微微侧着起身,轻轻地说:“让我看看你。”我闭上眼睛,紧合双腿,微微侧过头,心里紧张而又平静。他用目光,爱抚了我的全身。我的身体,能够感觉得到,他的目光的热度。
  我轻轻地睁开眼睛,我看到了他的目光里的热烈。
  “哥,女人都是一样的,你不要……我还要嫁人呢。”
  他的手指,快速地触碰了一下我的花蕊。
  “哥——”我的身体在瞬间被他引燃。我的尖叫,划破窗外漆黑的夜空。
  我的脸发烫,有些气喘。
  他轻轻笑了起来,“你们以后都是博士,都不会。”
  他的眼睛里有温柔的光,是我以前没有见过的,“这个晚上,对你没有什么,只有一点儿灵感,对我还有点儿什么。”
  天亮了,我们走出了小旅馆。他看着我的眼睛,“要不要去吃点儿东西?”我摇头。我在心里想,“我又不是妓女。”
  我看见他,低着头,走进了一家早点铺子。
  我一个人落寞地走了。
  回到宿舍,我倚在门框上,发呆。
  我们继续约会。如果,这也算是约会。
  在小树林里。
  
  我:你是不是有一点点爱上我了?
  他:有的,有的……
  我:以前有过吗?
  他:有。那次,在海边,你特别可爱。我有好几天不敢见你。我喜欢你,可是……男生的事,没法对你讲。还有,那些日子,我每天都上网看你给我的留言。在镜湖的那晚,我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抚摸你,吻你。可是,我控制住了。
  我:可是,你不爱我。
  他:这和爱不爱无关。男人都比女人在身体接触时候的冲动要大。
  我:你说过,你不会后悔的。
  他:你就要走了,我不想再和你产生点儿什么了。我想你怎么办呢?我想你,又见不到你。我不知道对你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真的不知道……也许你是我这辈子最应该去爱的女孩子。
  他:你总是要飞的,并不是每个男人都要得起你。
  我默默地。
  是的,我曾经不甘心过。可是,当我爱的人终于来到我的身边时,我却决定放弃了。
  我告诉自己,我要离开这个让我伤心的地方,我要去远方。
  
  在毕业留言册上,苏流君题词送我:
  
  赠离人•折桂令
  今日一别山长水远,来日相逢不知何年,无才奏流水以赠佳人,仅信笔挥洒心意。
  高山流水指间落,弹弦知音,自古无多。雾里看花,水中望月,难评对错。
  想来年,北国冰雪,自有人伴君雕琢。鸿儒谈笑,旷世之音,岂有不乐。
  
  他的自我简介是这样写的:
  
  喜欢的话:理解是不可能的;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性格:沉默
  
  我知道,他都是写给我看的,一字一句都有深意。可是,当时的我,并不能
  完全参透他的文字间的意思。
  
  就这样,匆匆忙忙地毕业了。我的心里淡淡的。
  初夏的六月,天亮得特别早。待在教室的最后一天,清晨清透的阳光清亮地打在我的日记本上。我写下了大学四年的最后一则日记:
  
  我考上研了,我真的感到庆幸,在绝望的爱情和友情的压抑之下。
  终于,我要离开这个伤透我心的地方了。离开苏流君,离开王蒙蒙,离开宋文音。
  第五章 痛并快乐着
  
  忘不了
  
  暑假在家等待B大开学的我,继续沉浸在失恋的痛苦中。我总是很早就醒来,总是梦见宋文音。
  我迷恋他的吻,喜欢他的帅气和温柔。
  每次面对他,我都会产生一种很微妙的感觉,这种感觉涌遍我的全身。
  电话里的“kiss”曾给我心神俱荡的甜蜜感觉。
  当我离开他,我哭了,从黑夜到黎明。痛苦、空虚、情绪低落,夜夜恶梦,夜夜惊醒。动不动就难受、流泪。失恋,真的可以毁掉一个人。
  当我老了,我会对人说:年轻的时候,我曾深爱过一个男孩。当我放弃他的时候,我的生命像干枯了一样,我疯了……来生,愿能成为他的新娘。
  每次家里的电话响,我就条件反射,以为是宋文音打来的。
  我的生日到了,宋文音送了一对流氓兔给我。两只小白兔,一男一女,好可爱。女的,还披着婚纱。我很喜欢。
  坐在床上,宋文音拥着我。我穿着,淡蓝色牛仔上衣,黑色牛仔裤,白色凉鞋。因为对未来没有了期待,我们的内心都充满苦涩和感伤。
  我写了厚厚的一本日记,拿给宋文音看。里面写满了,我对他的思念。
  宋文音在返回单位的长途车上看完了。到了单位后,他打电话给我。在电话里,他流泪了。我听得见,他哽咽的声音。他一个字也没说,就挂了电话。
  我决定,再去见见宋文音。因为,我想念他。
  见到他的瞬间,发现他晒黑了,一种痛倏地穿过我的心。
  走进他的宿舍,一眼看到了墙上的吉他,上面粘着我的照片。墙上有一幅画,一个男人在仰视一个女人,保持求爱的姿势,红色的背景。我想,是他有意布置的。
  他从床底的一个纸箱子里,拿出了我送给他的东西。一盘没有开封的磁带,韩剧《蓝色生死恋》
阅读全文
id_1广告位-300*300
相关推荐

注册一个域名的流程是什么?网站域名注册的流程是什么?

注册一个域名的流程是什么?网站域名注册的流程是什么?
总共有三个步骤(本站所有的域名注册步骤是一样的,这里以英文域名为例)。 一...

哈尔滨1地升级为高风险地区、5地升级为中风险地区五一从重庆去广州回来需要隔离吗?

哈尔滨1地升级为高风险地区、5地升级为中风险地区五一从重庆去广州回来需要隔离吗?
关于将利民开发区裕田街道等地区风险等级调整为中高风险地区的通告根据国务院联防联控...

绥芬河、满洲里、哈尔滨全为低风险区,明起全国已无中风险区域疫情当前我的担当是什么?

绥芬河、满洲里、哈尔滨全为低风险区,明起全国已无中风险区域疫情当前我的担当是什么?
不畏关山千里路,冰心一片付征鞍。据央视***客户端,黑龙江省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黑龙江哈尔滨8地区升为中风险广东到呼伦贝尔用隔离吗?

黑龙江哈尔滨8地区升为中风险广东到呼伦贝尔用隔离吗?
内蒙古自治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关于进一步加强管控严防新冠肺炎疫情输入传播扩散...

什么是网关、DNS、子网掩码、MAC地址DNS服务器:小黑屋中的“翻译官”大神

什么是网关、DNS、子网掩码、MAC地址DNS服务器:小黑屋中的“翻译官”大神
什么是网关 DNS服务器是一个外行听起来比较专业的词汇,大部分只是听说过DNS,...

中英域名后面的英文分别代表什么意思?如何把域名翻译为IP地址?

中英域名后面的英文分别代表什么意思?如何把域名翻译为IP地址?
在DOS窗口中 PING 名以一个常见的域名为例说明,baidu网址是由...

上海现在属于什么风险地区?本土确诊+16,哈尔滨两地升中风险

上海现在属于什么风险地区?本土确诊+16,哈尔滨两地升中风险
9月21日0时至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

风险等级几级才算是重大危险源本土确诊+3!哈尔滨公告:非必要不离哈,两地调整为中风险,国家卫健委派工作组赴哈丨一财早知道

风险等级几级才算是重大危险源本土确诊+3!哈尔滨公告:非必要不离哈,两地调整为中风险,国家卫健委派工作组赴哈丨一财早知道
上班路上10分钟,时事财富样样通【隔夜关注】据哈尔滨市政府***办召开的疫情防控...

中国疫情重灾区是哪里?昨日本土新增28例,哈尔滨多地调为中风险

中国疫情重灾区是哪里?昨日本土新增28例,哈尔滨多地调为中风险
没有重灾区了。9月22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阿里云买可以一个域名,我做解析,需要什么设备?域名出售平台哪家好?

阿里云买可以一个域名,我做解析,需要什么设备?域名出售平台哪家好?
前提:网站做好想上线,需要域名和空间(服务器)备案通过。解析:一般只需要拿到服务...